Follow

我覺得在條件很差的環境下選擇作惡或者不作為,都是可以理解和同情的。但因此放棄思考,甚至排擠或傷害爭取更好社會,更好生活的勇士,我只覺得這些人某程度些無藥可救。
特別是那些生活條件充裕得允許他們思考的人。

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
沙度的私人Mastodon

私人Mastdon,不開放註冊。